浅木

行到水穷处,
坐看云起时。

很久没有这么可爱的人同我讲过话了。
浅木,初见安。

撞 cp简直尴尬!私心云亮 tag
对面夫夫配合好好啊

皇家上将日常训指挥官
上将:你们不要碰我家亮亮。
指挥官:///你闭嘴吧,我都走神了。

上将:为什么会走神呢?
指挥官:还不是你话多!离我远点,智商太低会传染!

我已经被这个上将嘲笑好久了,sad,有人愿意陪我练亮亮吗?

[云亮]军师,请你跳个舞吧!(一发完)




小甜饼,我为云亮打 call
肉渣,好孩子不要看
掺杂少量信白,注意避雷
桃源恋歌中毒太深,欢迎搭配 b站亮亮舞蹈食用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什么?要我去参加舞蹈比赛?!”诸葛亮的声音难得带了几分惊讶,剩下的是不可理喻。


事情还得从一个小时前谈起。

刘备神秘的把诸葛亮请到帐中,对着诸葛亮东扯西扯了近半个小时,诸葛亮是何人,知道他没说此行正事。

“主公唤亮来到底所谓何事?”诸葛亮抬手抚平额头怒起的青筋,问道。

刘备却突然沉下了脸,严肃道:“他们都叫你小天才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所以肯定什么都会。”

诸葛亮虽然感觉有些不对,琴棋书画怎么就等同于所有了?但还是点了点头,总觉得主公有什么阴谋。

“哈,那就太好了。”,刘备开心道:“军师!请你跳个舞吧!”

诸葛亮忍住一颗元气弹蹦死刘备的冲动,默默告诉自己:不要生气,杀人犯法。

他的聪明才智,绝代智谋,用来跳舞?!

刘备不嫌事大,继续说:“就是那个三年一次的舞蹈大赛,我思来考去还是军师你最合适。反正你这么聪明,只是跳个舞而已。”

蜀国那里会放弃这个赢得声誉的好机会,孙尚香是一国之后,自然不可登台,那他们蜀国就只剩下一群文臣武将。

男人吧,刘备先把自己的名字划去。脑补了一下关羽和张飞的舞姿,刘备捂住嘴,有点想吐,划划划!简直太可怕了。

又把心思打到了自己将军的身上,脸蛋不错,就是这肱二头肌和八块腹肌,到时候换女装……简直辣眼睛!划掉划掉。自家儿子,唉……算了算了,香香得揍自己。

最终刘备在诸葛亮的名字上圈了个圈,乐呵呵的去给他报名了。

其实,诸葛亮不仅腿长腰细皮肤白,还眸浅冷峻容貌好,也没那一身毽子肉。想想那一双天王级美腿踏着小皮鞋跳舞,妙,妙啊!

诸葛亮在抵抗后最终还是妥协了,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,刘备这次是铁了心了让他跳舞。想想他之前让赵云帮着抢刘备的蓝,唉……苍天饶过谁!


离大赛开始还有一个月,诸葛亮就被孙尚香抓去练了一个月。



这月恰逢赵云出征,月末待他回来时候,却找不到诸葛亮。耿直的云妹直奔主公那里寻人,刘备拍着他的肩膀神秘道:“明天给将军一个不一样的军师。”

赵云疑惑的点点头,信了。

第二日,赵云被刘备带去了比赛会场,刘备把他送上了评委席,语重心长的说,“一会儿一定要认真,仔细的看!”

赵云更加疑惑的点点头,“好的主公,云……会的。”

主公的话,是不会骗自己的,对吧!

同是评委的还有周瑜,李白,韩信,貂蝉,孙尚香。赵云面露尴尬,怎么把那一对宿敌凑一块了,希望不要打起来。

花木兰一段剑舞,兰陵王在台下面露赞许。李白很满意,写了8分,韩信偷瞄一眼李白写的,自己写了个1分。


韩信和李白只要是对方赞赏的,就打低分和他对着干!

接下来小乔一段扇子舞,周瑜直接写了100分,就开始疯狂打 call,我的小乔最可爱啦!!!于是被大乔一个双水道,送去幕后修养了。

我的妹妹你也敢碰!哼!

大乔不屑的坐上了周瑜的评委席。

后面还有妲己的魅惑之舞,奈何台下不是腐女就是 gay,媚惑不住。再待王昭君,阿轲,露娜跳完,韩信都快睡着了。李白嫌弃的瞅了一眼韩信,一拳将他打醒。

赵云皱眉,主公让他好好看他确实好好看了,可他已经有军师了啊!再盯着其他姑娘看的话不太好吧。

貂蝉似乎看出来赵云的疑惑,笑着开口:“子龙哥哥别急,下一个包你满意。”


话音未落,一个水蓝色身影出现在台中,银色的长发披在肩上,表情冷淡眼眸清亮。胸口的设计挖空出一个心形,露出的胸膛上坠着一颗蓝水晶,映衬着灯光熠熠生辉。两条长腿在长旗袍的遮挡下若隐若现,虽说只穿了一双平底鞋,但已经足够了,“她”非常高挑。


赵云看直了眼,惊讶的说不出话。这这这……不是他家军师吗!!??


诸葛亮看到赵云耳根一红,怎么让他看到自己穿成这样啊……哎,真是!

音乐已经响起,诸葛亮甩起右手上的金丝带,迈开长腿跳了起来。


“如果被注视就这样吧
甜蜜的花放出芬芳
不能告诉任何人哟
如果是梦请不要醒来
宛如身在桃源乡”

熟悉的歌声飘荡在会场,引起一片唏嘘感慨。


是桃源恋歌!韩信终于打起精神,和李白对视一眼,不服气的哼了一声,又快速转移视线到台上的人。

诸葛亮看他家小将军红着脸,左看右看不敢看他,突然有点不开心。啊喂,我都穿成这样,怎么还不看了!?

赵云不是不想看,是不敢看,这要是看硬了,好丢人。越想脸越红,把头埋的更深,最后不知怎么得又鼓起勇气抬头望着诸葛亮。


歌声还在飘荡——
“如愿沉醉其中
只是接吻不能满足表达“我爱你”
舞动至夜终吧”


诸葛亮配着原来的动作,给赵云比了 heart,做口型道:“我爱你。”

赵云简直受了暴击,整个人都怔住了,感觉心脏都停止跳动。即可把头埋了下去,整个脸都红了起来。

身边的评委们表示,这口狗粮,劲爆,好吃!

他的子龙太可爱了吧!!!诸葛亮看他又把头低下去,突然很想让他一直看着自己。于是边跳边往前走,离赵云越来越近。


“再咬一个就是罪孽的味道
和你的话就不会害怕
散落散落花开花落
沉醉于这恋爱之心”


诸葛亮来到了赵云的正前方,不经意的舞动,随手带起了旗袍前摆,本就开衩到大腿根部就已经很诱人了,这一撩,诸葛亮的整条大白腿都暴露在空气中。

台下一片尖叫,赵云更是vip视角,连安全裤都看个清楚。身体顿时一股热流涌动,赵云捂住了鼻子,心叫:孔明你快别跳了,跟我回家吧!

赵云警惕的看向周围,韩信和李白已经挨在一起说着什么,并没有注意诸葛亮。周瑜早就拉下去了,其他的姑娘们,赵云也不太在意。

韩信小声道:“诸葛亮这样真好看,你看看那腰那腿!啧啧啧,太白你也穿旗袍吧,多好看!”

李白隐藏眼底的杀意,笑眯眯道:“韩重言,想看是不?你跟我回家。”

韩信还真就乐呵呵的跟着李白走了,半路上就传来杀猪般的惨叫。


“啊啊啊李太白你怎么还带剑了!停下,别打我啊!”

“媳妇儿,你最好!你最美!我爱你!”

“不敢了,以后再也不看别的女人,呸!男人!我错了,是我的错!”

“好好好,我穿,我穿旗袍给你跳舞!别打了求你了媳妇儿!啊!”


估计明早的荣耀日报头条就是#韩信穿旗袍跳舞?!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?#

其实都不是,只是妻管严。


待诸葛亮一曲舞罢,赵云想也不想就翻身上台,横抱起诸葛亮就跑。诸葛亮一惊,身体腾空不禁环上赵云的脖颈防止自己掉下来。

赵云一刻不停的冲回了家,刚到卧室就把诸葛亮放在了床上,自己站在地板上大口喘气。

诸葛亮顺势将鞋子脱掉,拍拍床,看着他忍不住笑道:“来,先坐下歇歇。”

赵云乖乖点头过去坐下,脸上的红晕不知是害羞还是累的。还没坐稳,诸葛亮一翻身直直跨坐在他的腿上,长发散乱,假胸贴上赵云的胸膛,一只手勾起他的下巴,凑了过去。

“将军,亮这样可还满意?”诸葛亮感觉赵云身下炽热已经抵住自己,再撩明早可能就起不了床了,可依旧想逗逗他的子龙。

“军师,云……云想要你。”赵云小心翼翼的请求,他不敢直接做,那样诸葛亮会生气的。

“叫我孔明,子龙。”

赵云低唤一声孔明,诸葛亮闻声迫不及待的和他吻了起来。

“孔明,只是接吻的话不能表达‘我爱你’”赵云想起了刚才的歌词。

“那子龙想怎么表达给我呢?”诸葛亮身上就这么几块布,大腿勾住了赵云的腰,诱人得紧。

诸葛亮看他不开口只是脸又红了几分,又搂住他亲了两口,轻笑道:“轻点。”

赵云再也忍不住把诸葛亮扑倒在床上。



孙尚香放下手中的望远镜,摇了摇头,“可惜,看不到,不过赵将军应该已经吃到嘴里了。”

刘备给她披了件衣服,柔声道:“那夫人我们就先回房,明早再问个究竟吧。”



舞动至夜终吧
散落散落花开花落沉醉于这恋爱之心
想要的只有一个就是你的“我爱你”
唱至此身终结吧永远的献给你吧 “我爱你”



Fin.


啊,写完了,如果只看不评价的话我会觉得是自己写的很失败
所以,卖萌打滚求小天使评论!一个字也会开心的去跑圈啊 w
有一起打农药的小天使吗,真心求

再求个师父,ios,你教啥我学啥,绝对听话。

有个给你打call,夸你,还可以码文的浅木不好吗?

还能说什么?!!!官方我只服小滑冰
“同人搞不过官方”,跟官方爸爸学着点。
Fiance,未婚夫
没错就是未婚夫!!!!
而且之前勇利买的戒指是婚戒,截图就可以看清哟!
好啦我要原地爆炸 boom,安详。♡♡♡
不说什么了我已经准备码贺文了,跟着官方学搞事 www

【七夕百日酒鱼 DAY 09】Etemal.

⚫架空现代,敌对阵营
⚫OOC私设有 作者蠢
⚫新手上路,请多指教
⚫听说车和糖更配哦

下药paly(ni)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8903d14e0eb9(打不开的戳评论哟)

这篇文真是太艰辛,机上船上都在码。
刚刚手滑删了5000+文稿,差点哭出来,只剩一张图片QuQ
让大家久等啦真是太抱歉

表白百日活动所有太太,都这么棒

还有同好小天使们,比heart♡

这个片段甜到掉牙www
李白没说完的话就是“我心悦你。”哟
圆满了太开心♡!!!

_搽雨:

【酒鱼】和@浅木 的联文《营营何所求》中的一个小片段 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 ,和原文有些出入,草稿风quqq。凑合看吧quqq

【酒鱼】营营何所求

联文,前段作者 @_搽雨 

游戏背景,ooc,私设有,作者蠢

糖糖糖,ok就不要大意的品尝吧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子时,万籁俱寂,仅属于夜晚的风拂过草木,犹如以狼毫在此勾下墨迹,留下几丝清凉。

        都说星星是宇宙中的精灵,它们身遭的芒,是祝福银河信物的光。星河之下,于长安城郊一棵常青树下睡觉的少年身上也散发着幽蓝色的微光。身着水蓝色的袍,几只幽蓝色的蝴蝶贪恋的围在他身边不肯离去,他却睡眼惺忪的躺在一条大鱼上做着自己的美梦。在梦里,他化成了蝴蝶,煽动翅膀流连在花丛间。少年名庄周,虽不是繁星,却美的胜似繁星。

      说起他的大鱼,人们总是把它误认成大鱼。每当这时,他总是站到鱼前面,对着喊错名字的人气鼓鼓的纠正说它叫鲲。

      他有一个仇家,也有一个不知还能不能算得上是情人的情人。

      仇家叫韩信,每次都蹑手蹑脚的扛着一杆长枪蹲守在草丛里,趁他睡熟入梦时偷偷抢走他的鲲。

      情人叫李白,爱好吟诗舞剑,是个撩妹狂魔,同时也是个酒痴。

      记得他们的初识就是在这棵常青树下。

      那时他追韩信追的气喘吁吁,从城内追到了城郊,累的几乎是要放弃的时候,是李白救回了他的鲲。白色的身影冲向前,疾如闪电,娴熟的招式环环相扣,剑锋凌厉,飘渺的身法矫若游龙,一个轻轻的上挑,鲲稳稳的被抓在了李白手里。韩信吃了个大瘪,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   “你的鱼。”李白收起剑,转身放开鲲对他一笑。

       “这不是鱼是鲲!”庄周安抚着受了惊的鲲,纠正道。

       “鲲?”李白蹲下凑近鲲仔细一看,鲲身上的鳞与纹路很奇怪,确实与普通的鱼不同,而且相对来说,体型更大,于是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   “既然鲲没事了,那我们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个...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嗯?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,不必谢我,保护这世间美丽之物本就是我应尽的职责。”如此清秀的男儿哪里那么容易找到?当然要好好爱惜。李白笑着着用剑柄挑起腰上的酒壶饮了几口,渐渐走远。: “我从此去钓东海,得鱼笑寄情相亲......”
  
        真是个奇怪的人,大晚上的,除了那个扛着枪的没头脑还有谁会游荡在外?庄周虽心有感激,不过却也对此人的行为异常在意。见他的背影逐渐消失,只得骑着鲲重新回到树下,闭着眼睛重入梦乡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流光易逝,岁月变迁。


        再见面已是沙场,血染旧战旗红了一片天。

        庄周唤出几只晶莹飞蝶撩开杂草,触碰到满身血渍的人便顷刻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 “醒醒,现在不是做梦的时间。”这话以前都是他说给自己听的,没想到今个还能用来教训他。

        草丛里的人闻声动了动,缓缓抬手抹去额头鲜血,声音沙哑但依旧扯出笑容:“我可不记得有托梦让你来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为何说我是来救你的?”嘴上依旧不妥协,动作却也没停。附身伸手把李白背起,他的血染红了他的袍。

        好重…好多血…

        咬咬牙终于李白放到了鲲的背上,看来平时是自己低估李白的身量了。

        剑仙瞅一眼现在也浑身是血的庄周倒也无所谓:“若不是救,蝴蝶早就要了我的命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话说子休啊,你这鲲躺着还蛮舒服会让人想睡去,莫不是你爱做梦就是因为它?”李白也想尽力移去对疼痛的注意,只得继续说话,奈何失血的休克渐渐模糊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伤口不疼吗…疼的话,就…千万别睡!”难得不再是平淡语气,庄周现在也有点着急。他知道李白此刻勉强的维持清醒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,我不睡。”李白平静的语气,仿佛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答应你。”

—稷下 数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恢复能力也是惊人,在大夫的治疗下没几天就恢复的不错了,当然还有他家小媳妇儿,不,庄子休的照顾。没事就在书院饮酒作诗撩撩姑娘,好似那无尽的战乱早已结束,开始了平淡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夫说你不宜饮酒。”庄周实在忍受不了李白又在喝酒,快把他稷下弟子都带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放下酒杯对他笑笑,铿锵有力的回道:“那我教你稷下弟子作诗的学费,怎么付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庄周难得睁大了眼睛,只为狠狠瞪李白一眼,“好吃好喝我不收费就不错了,再说了你教的是赋诗吗,你想我怎么付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笑着摇摇头,斟满一杯酒走到他的身旁,开玩笑一般的说道:“不如子休你陪我喝酒,这费用我就作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庄周这次并未再瞪他,静静垂下眼睫。心一硬,抬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。”被庄周惊到的李白挑挑眉,还真喝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苦又辣的,庄周不悦的蹙起眉头。李白喝的酒怎么这么烈啊……想着想着一股倦意涌出,眼睛渐渐合上去找他的蝴蝶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 灌醉 庄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准备说些什么撩一下庄周,结果发现庄周拖着腮好似已经进入梦乡。试探的叫了几句:“子休?庄子休?不理我我就叫你名字了,庄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的睡着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望着庄周突然来了兴致,他其实有很多想告诉庄周的,很多很多话都还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理我我就继续说了啊。我心…”

我心悦你,庄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知庄周突然低声喃喃自语:“蝴蝶是我,我就是蝴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说梦话,这也太可爱了吧,犯规啊。李白凑近他的脸,还想听听他会说些什么。眼袋上青黑的痕迹映入眼帘,想想他这几日尽心照顾自己,竟十分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抱回去睡觉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不做二不休轻松横打抱起庄周,还挺轻。满脸笑意的打了个转,不经意扫过人书案上的宣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起来庄周只听李白吟诗,却从未看到庄周作赋。一下子便勾起了好奇心,必须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慢慢坐下庄周靠在自己肩头,一只手搂着人另一只手翻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嗯…有对于鲲的记载……翻着翻着李白突然停下了,一行小楷格外刺眼「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情绪,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……那我,这样做是作茧自缚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烦意乱的李白顾不得收拾,抱起庄周便朝居所走去,不料遇上了挑灯巡查的弟子。弟子一看夫子被一大男人抱着也憋屈,想要说点什么制止却被李白一剂刀眼直接吓得跑去找孔夫子告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正好看到在常青藤树下的鲲,缓缓靠近,鲲也没有躲避。李白把庄周放回鲲背,解下衣带把罩衫盖在熟睡人儿的身上。垂眸盯着属于稷下的青衫,穿的倒也有些留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到书房换上平日白袍,想着收拾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,他孤身被庄周带回,正好孤身离去。环视一圈最终拿起架子上陪伴多年的佩剑挂在腰间,望着案上笔墨信件略微沉思,心一沉提笔写道:“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舒一口气,李白感觉释然了许多。转念又觉得太儿女情长,犹豫再三还是把信扔到一旁,苦涩的扬扬嘴角,悄然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沙场依旧是那沙场,身边人儿却已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傍晚,瑰色夕阳醉了山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剑仙手腕挑出剑花,一个将进酒稳稳刺在敌军荆轲身上。他不是神,也会累,竟没注意到身后逼近的兰陵王。现在为时已晚,看来这一击要硬生生的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意料之外,身体没有传来任和痛感。顿时蝴蝶腾飞,身下泛起碧波,脚步一轻被控制的状态也都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庄周向兰陵王甩了几只蝴蝶,却只堪堪躲过要害,左上臂被刀刃划过,鲜血瞬间浸透蓝袍,溅到了晶莹的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眼眸闪过疼惜,这可是他的人!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脸色一沉,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结结实实打在兰陵王身上。看着身旁蝴蝶不断飞舞,便心下了然。一招青莲剑歌,结束了这场战斗。残血的荆轲转身逃跑,但庄周受伤他也无心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一把把人从鲲背扯下揽入怀里,扯到伤口庄周吸了一口冷气咬牙道,“你轻一点,疼。”顺便别扭的用右手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的错。”放缓语气小心翼翼给人包扎,剑仙难得如此温柔。庄周盯着李白一动不动,好像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开口:“看你浑身是血”,庄周眨眨眼睛,意示李白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想作诗,给你,庄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庄周出现的那一刻李白便全部明白,他现在跟明镜似的。注意到庄周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心里暗叫不好,一把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可知这内容是何?”庄周也不在意,没有追究这人直呼自己的姓名,继续轻飘飘的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眯起眼睛,笑道:“相思相见知何日,此时此夜难为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君非我,安之我不知君之意?”庄周也不揭穿他,干脆回应了李白一句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看着不自觉也笑了,笑得灿烂。果然啊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辈子和我一起如何,子休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倒也不错。”这场春秋大梦,有你,我便不愿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杯酒,诗赋,梦境,佳人,此生不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去经年,江湖只留下一位青莲诗仙,相传他身边总有一位青衫少年,但谁也没再见过。仅留一诗供后人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[庄周梦胡蝶,胡蝶为庄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体更变易,万事良悠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乃知蓬莱水,复作清浅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青门种瓜人,旧日东陵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富贵故如此,营营何所求。]

是啊,此生何所求?

-Fin-

终于为喜欢的cp做了贡献w开心

和搽雨的联文愉快,小天使们能看出哪里分界的吗?

顺便搽雨是只李白哥哥,段子里那种,这儿庄周,欢迎来约开黑www

简直太萌,中也左拥右抱人生赢家,宰「总觉得,有点嫉妒呢」

白花苜蓿:

【已授权】P站ID=56680174,作者:萌太,地址: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_illust.php?mode=medium&illust_id=56680174

禁止转载或二次上传,喜欢请给作者打分~

横滨F4同居现代paro嗷嗷萌的我找不着北=v=

作者打的tag好多呢:双黒/太敦/中敦/中芥

为没出场的国木田默哀下,摊到太宰先生这个作家您辛苦了【鞠躬

敦君你真是天使!!!果然是会做家事的好孩子ヾ(o◕∀◕)ノヾ

然后中也我好羡慕你呜呜【咬手绢

能不能麻烦你放开他们让我来!!!

 

【朝耀】亚得里亚海的黎明


*非国设,普通人,he
*OOC BUG 作者蠢
*仅为黑塔利亚同人创作,不涉及任何现实观点
*推荐BGM 亚得里亚海的黎明 哦漏
*祝食用愉快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清晨的海风带着特有的气息拂过世间万物,将他们唤醒。朱红的尖顶建筑后映衬着白云,原本湛蓝的天空被镀上一层瑰色黎明,融合成一副明艳油画。从藏蓝到群青渐渐过滤的海浪一起一落,拍打岸边柔软的沙粒,亲吻着王耀的脚背,沙滩上印着一段浅浅的脚印很快被浪花吞没。

'咔嚓'——细微的快门转动声,永恒记录下了顷刻的美丽画面。

照片里——是一位坐在礁石上吹着爱尔兰锡口笛的金发男人。

准确说王耀是被着悠扬笛声吸引而来,锡口笛如同画眉鸟的高歌盖过了船鸣声。听出金发男人吹奏曲子名叫《心许》,不算名曲。但似乎与原曲风格不同,没有那快活的音调。每一个随意的尾音带着男人特有的味道,似乎在等待着一个人把他从悲伤中带领出来。

显然他注意到了有人在拍摄停止了吹奏,黎明时的游人并不算多,一眼确定了寥寥人群中手持相机的男人——王耀。

单反屏幕上呈出一双祖母绿的清澈眼眸,美的是那么透彻人心,仿佛幽静的森林深不见底,随时都会迷失其中。

王耀不知何时已按下快门,忘记了自己现在的举动是多么无礼。而那不仅仅记录在相机,而是深深印入王耀的眼底。

“Alright?Beauty,are you taking me?”

王耀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放下相机对男人喊道:“Oh, sir. I'm so sorry for my actions. I am a photographer, because you are really beautiful, so I fancy to record.Muu… I hope you can forgive me.” 哦,先生。万分抱歉我的行为。我是一位摄影师,您太漂亮了,所以我想记录下来。希望您能原谅我。

男人跳下礁石向王耀缓步走来,海风吹起他的发梢与衣角——又是一副美景,王耀强忍下再拍几张的冲动,安静的站着。

我的上帝!这个男人举手投足间怎么会如此绅士,而且……似曾相识?

“Sir,never mind.Are you Chinese?” 男人走近王耀,微微一愣随即笑着。

王耀眼底闪过一丝惊讶,点了点头。

“你好,亲爱的先生。我叫柯克兰,亚瑟·柯克兰。”熟练的中文,更让王耀吃惊,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亚瑟继续说道:“我可以询问你的名字吗?老实说,你长得真漂亮。远处时我以为是一位东方美人。”真诚的赞美,语气毫无冒犯之意。

王耀微笑着对亚瑟伸出右手,远处被当作女孩子的事情他早已习惯。“柯克兰先生你好,我叫王耀,来自中国。”

亚瑟伸手与之相握,“我来自伦敦,嗯……中文来说,我是英格兰人。”

各自松手,王耀仰头看着这个比他高大的男人,那双祖母绿的眼睛越发熟悉。是个英国人啊,不过这并不是我最在意的——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你?

“我可以称呼你为耀吗?”亚瑟得到王耀应允后继续说道,“看起来耀好像想要问我问题,不过在这之前,可以让我看看你的作品吗?”

这个买卖很合算,王耀把相机递给了亚瑟,任由他翻动。亚瑟脸上划过一丝错愕,他只以为摄影只是一个业余爱好,没想到王耀真是专业的。这两张简直比他的自拍还好看!当然他除了脸帅,自拍技术并不怎么样。

把相机交还给王耀后,亚瑟安静的注视着王耀等待着他开口,不知问题会是‘你是何时学习中文的?’亦或‘愿意陪我喝杯咖啡吗?’庸俗的搭讪,还是说点其他的什么。

“柯克兰先生,可以做我的模特吗?”真诚的语气,王耀看到祖母绿的眼底映出自己认真的神情。“我从来没有为哪个人摄影,一直钟情于景物。嗯……让我想想怎么表达,大概是遇见你后我动摇了。”

「我想要他,要他看着我,那双眼睛只注视我。」我们或许没有见过,但那从未有过的感觉盖过了一切问题,他不需要知道。有些时候,爱就是简单,轻易,不分时候,突然的靠近。

听到王耀的问题,亚瑟不禁莞尔。这是哪里是问题,完美的告白邀请,让他没有拒绝的余地。东方人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?

不过啊,亚瑟勾起嘴角:“如果你希望的话,我很乐意。耀可以直接叫我亚瑟,亚蒂也可以哦。”

听到亚瑟的回答后,王耀不好意思的低下头。今天真是太不对劲了,惊奇自己是如何说出这样的话,但重要的是亚瑟居然答应了,多么不可思议。

看着亚瑟的脸王耀的耳根微微泛红,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失态了,现在需要换个话题。“柯……亚瑟,你是在意大利留学吗?一个人?”直觉告诉王耀亚瑟很熟悉这里,但又有些什么不对。

“啊,并不是,我已经毕业了。应邀而前来游玩,和一个法 国 人。”显然加重语调的句未和不悦神情,王耀感到亚瑟对那个‘‘法国人’可能并不怎么友好。

其实亚瑟是应费里西安诺的邀请,和弗朗西斯一起来意大利度假的。还没在罗马停留几天,费里西安诺就带着他的小姨子,不,是老公路德维希,跑了。把他和弗朗残忍的抛弃在这里,还不忘秀一发恩爱。

在梵蒂冈稍作停留,亚瑟和弗朗西斯决定来东边看看,于是选择了临海的安科纳,并不大的一个美丽港口。某种原因,他们在这里呆了半个月。

“唉!”王耀的叫喊拉回了亚瑟的思绪,看着他转身一步步海里走去直到海水打湿沙滩裤角。弯腰从水里捞出了一个东西,亚瑟并没有看清是什么,他只想王耀快点上来毕竟早晨的海水还是冰凉刺骨。

“耀,快上来。别在里面待太久!”亚瑟朝王耀喊道。

王耀觉得小腿被刺的有些发疼,快步上岸走到亚瑟身边。他看到海面漂浮着一个蓝色物体,捡起来发现是一条发带,通体纯蓝只有末端刺绣了一面法国国旗,十分精致。

“不知道是哪位小姑娘的发带,不过我想她一定是个美人。”王耀冲着亚瑟笑道,眼睛的弯弯像月牙一样。其实他隐约觉得这是他大学某个好友的风格,巧的是那个长发男人也是法国人,而且推荐他来安科纳游玩,说会收获惊喜。但他纯粹是冲着风景而来,也没想那么多。

亚瑟一眼认出王耀手中的发带,垂眸遮挡住自己的神情。上帝,他怎么跟过来了!?

远处堤岸上的男人看着这一切,拿起画笔在纸上画了两笔,紫色眼眸满是笑意。

压下心中的不悦,亚瑟轻咳一声,换上温和的笑容,“耀你说的没错,一定是位美丽的小姐。现在我们去把它交给失物招领。嗯……现在还早,不知道愿不愿意陪我去吃早餐?”亚瑟不会说他早已吃过,只是单纯的想约王耀罢了。

把发带交给失物招领处,管理员不明意味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,没说什么。亚瑟在安科纳这半个月也不是白费的,轻车熟路的带王耀走进一家咖啡馆,装修颇为典雅,台上的钢琴师弹奏着费加罗的婚礼,真是适合约会的场所。

服务生看到亚洲人面孔,礼貌的用英语问候:"Welcome sir, what can I do for you?"

“Lapsang.” “Lapsang.”不同的声音,点了同一种红茶。

王耀和亚瑟对视一笑,这个人也喜欢红茶。王耀点了一个特色蛋糕,亚瑟则要了一份司康饼。

“司康饼是英国的特产吧,意大利这里的味道如何?”王耀注视着亚瑟的眼睛。

英国绅士别开视线,拉拉衣领:“嗯…要我来说的话,大概……不是指它不好吃,我认为我的手艺更胜一筹。”

王耀也没笑他泛红的耳根,“真是好想尝尝啊,地道的司康饼。”

“那真是……十分荣幸。”就算想天天吃也没问题。亚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

他多久没有听过有人想尝试他做的食物,然后激动的拉住了王耀的双手。也不去管这有多失礼,当然他也不想放开,只好转移话题。“咳……吃完早餐,我们就去拍摄吧,我想耀一定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。”那些,只想与你分享的美景。

———
亚瑟带着王耀在大街小巷穿梭,他们就这么一直牵着手,除了必要的拍摄外。不得不说安科纳是个浪漫的城市,随处开满鲜花,芬芳的气息包围着整个城镇。每个转角都充满着惊喜,让人猜不出下一秒会是什么风景,恰如尖顶红瓦上时起时落的白鸽,好似与一个金色卷发男人擦肩而过,让人来不及多想。

不得不说有一个帅哥模特王耀的心情是多么愉悦,美景美人不论走到哪里都是一副画,有时请求路人帮他们两人拍摄,王耀还不忘偷偷拍摄亚瑟的背影,以及他们紧紧握住的手。

傍晚时分,亚瑟和王耀又回到了初遇的那片海,乘船到了一个有名的小岛——爱情岛。落日并未染红天空,云朵依旧洁白。

“漂亮大哥哥,你说这里会有火烧云吗?”突然传来的声音让王耀一愣,低头看到一个小女孩拉着自己的衣角。

“妈妈说这里一定会有火烧云,燕子从来没有见过,好想看到啊!”不远处一袭红袍女子和一位棕发先生朝他微笑着。

王耀蹲下来抚摸女孩柔软的黑发,看来她的母亲认出自己也是中国人才让她过来询问的。可是自己确实不知道这里是否会有火烧云啊,应该怎么说?

“燕子,你妈妈说的是真的,你闭上眼睛数99个数,火烧云就会出现。”亚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王耀吃惊的看着他,又看看身前的燕子,已经闭上了眼睛开始查数。

“一,二,三……”

亚瑟走了两步来到王耀身边把他扶起,凑在他的耳畔细语:“耀,也可以试试。”

半信半疑的闭上眼睛,王耀也开始查数。亚瑟抬手看看腕表,还有30秒。

“九十六,九十七,九十八……”

‘啵’ 亚瑟吻上王耀的脸颊,“亲爱的,睁开眼睛看看。”

王耀呆了一下然后睁开双眼,天空由远及近在渐渐变色,洁白的云朵染上瑰丽的玫红,变成一朵朵火烧云。

“天哪……亚瑟,这简直太神奇了!”

金发绅士只是注视着王耀的眼眸,那里映着的火烧云比他这辈子见过的任何都美。“我不会骗你的,是神在祝福。”

旁边的燕子也被这一幕震撼了,看着两人不同的气氛,说了句祝你们幸福便急匆匆向母亲跑去。王耀听到这话脸红到耳根,现在的小孩子懂得太多了真是。

“耀不再拍几张吗,我乐意奉陪。”此生也乐意奉陪到底。

王耀摇摇头,拉起亚瑟的手朝水里走去,此时的海水暖暖的不再刺骨。“照片记录下来的都是不再重现的,但是你不会的,所以我不想再拍摄了。”王耀取出相机里的芯片,用力把他扔向海中里,“让这片海去记录吧。”

“年少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。”亚瑟望着远方开口,勾起嘴角。“想听我讲讲这片海域的奇迹吗?爱情岛的名字,可不单单是因为他的形状。”

“不,谁的奇迹都不重要,他现在已经见证了我们的奇迹。”王耀轻拥亚瑟,拉过他堵上嘴唇,细细品尝着对方的味道。亚瑟稍稍弯腰配合着他,以至于不用王耀一直点着脚。

结束甜甜的亲吻,王耀依旧抱着亚瑟,把下巴抵在他的肩头,轻轻开口:“如果意/大/利明天就被淹没,会后悔没来过吗?”

“浪漫的国度如果没有最爱的人陪伴,那他也失去了所有意义。我不认为有什么。”

“留着你的情话吧,我承认是我先动的情。不过既然年少就见过,那还是你输了。”

“我不算输,赢了你不是吗?”亚瑟轻哼一声,他绝对不败。

“对啊,我亲爱的绅士先生。”

远处堤岸上的男人拿起发带系好长发,海风吹过末端,法/国/国/旗迎风飘扬。调好瑰色燃料,把画上湛蓝的天空一点点浸染,画中一位长发先生和一位金发绅士拥吻着,时间都停止在了那一刻。

“亚瑟哟,这次你该怎么感谢哥哥我?”

-FIN.-

muu听亚得里亚海的黎明开出的脑洞,恕我无能表达不出歌里那种美感,剧情也乱七八糟。法叔是个助攻,是他把少主约来的哟~至于为什么再此停留半个月,嘿嘿不直言了,用心感受就好。火烧云这个,大家都会提前观看天气预报是不?(快够
感谢阅读至此!

谢谢肆千宝宝的河图,敲开心,满足的一口(*/ω\*)

啊累累:

凝空小天使的生贺ヽ(爱´∀‘爱)ノ,画的乱七八糟【背景全按原图糊的|・ω・`)】有时间一定细化完_(:з」∠)_

50fo点文,占tag抱歉quq

muu,不知不觉居然有五十个小天使了!简直不能再开心
下面放浅木吃的cp
APH
金钱组 米耀
好茶组 朝耀
全职
叶乐
周江
文豪野犬
太敦
一般不逆,看到的同好宝贝儿都可以点文w写的不止一篇哟,尽量都满足
带梗更是极好的(ni

手比爱心,今天生日么么♡